為自己上班/工作與生活要如何平衡?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大寫出版《為自己上班,因為一生的工作天很多》】

 書名:為自己上班,因為一生的工作天很多

作者:史坦.施列普 譯者:張瓅文 出版社:大寫出版 出版日期:2011年08月16日

內容介紹: 來自七十多國各行業公司,一萬名從總裁到小經理的親身驗證,他們關在會議室幾天,說出對工作的真心話……

他們告訴本書作者,自己個人最重要的價值是:1)家庭,2)誠信。而他們也告訴本書作者,因為工作,最常在公司中妥協的價值是:1)家庭,2)誠信……這個困境,該怎麼辦?

廣受財星全球級企業經理人「歡迎」的「在B會議室埋葬我的心」訓練課程累積寫成!

本書作者施列普與他的「在B會議室埋葬我的心」(同原文版書名)訓練課程可說是近年最有話題性的管理革新計畫,在這個訓練中,太多公司經理人因此說出「個人在工作中真正想要」的故事,不勝枚舉: 

 在一次和微軟高階經理人的課程後,施列普讓一位平時強悍無情的全球業務主管在年度策略會議上「脫稿演出」,希望微軟也是與他個人目標價值不相違背的企業,這席話讓全場八十位微軟高階主管起立鼓掌,而也坐在席間的比爾蓋茲則感到困惑不已……「你好像說我們都是壞人?」 ○

 捷克一家著名的「奧斯卡行動通訊」(這家東歐新興公司後來被著名的歐陸電信業者Vodafone以44億美元購併)的執行長,在她任內也藉著推廣本書的概念,讓公司團隊後來得以凝聚並快速成長;卡拉在對員工的一些精采談話中指出了本書最重要的核心─要將個人價值與工作價值連結(而非「妥協」):

“(我們公司)是要包含真正的你在內。真正的你是無可取代。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你,更沒有人與你有完全相同的價值組合,……我們幫你創造一個以價值為基礎的工作環境,鼓勵你與我們分享價值的方式,在公司裡,我們也尊重與支持你的價值。但最終,還是要由你來決定一切。畢竟,這些是你的價值,也是你的人生。”

 新書內容搶先看:

 找到自己的價值 有時候,常因為某件事情,才使你意識到價值存在。往往,這需要經過多年的磨練。有時候,這起源是正面的。往往,雖然我們身處高處,睥睨一切;最後卻是負面的結果引起我們注意。 確認價值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瞭解價值源頭──瞭解導致它們變成個人首要價值的真實經驗。這個意識是會持續在每個領導者的心中發酵:他們不止知道自己的價值為何,而且他們還知道,為什麼。

 接下來有一個關於如何形成的真實經驗、創造永久價值的例子。你可以信任這個故事,因為這個故事是想讓你知道,我如何找到自己的第一個價值。

我如何察覺自己的價值

 這些日子以來,我住在舊金山,這個城鎮的人們,很喜歡宣稱他們早期的記憶是始於子宮裡(什麼──那裡很黑?走開。)而我自己最早的回憶是在七歲的時候;對我而言,那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事情。

 那時,我們住在洛杉磯的公寓集合住宅裡。我是獨子,常常跟對門的大哥哥一起走路去上學。有一天早上,我準備好要出門前,媽媽彎下腰,緊抓著門,她說:「你今天放學之後,我不會在家,我要到醫院做些檢查,過幾天就回來。」我不確定我瞭解媽媽的真實意思,但我知道,她要離開。而且,她向我保證,一切都會沒事,於是,我就去上學了。接下來的四年,我再也沒見過她。

在這段期間,她經歷十三次的大手術。雖然這不是她的錯,但她的確用盡所有醫療保險費用,導致全家破產。

這讓父親沒有太多選擇。他討厭他的工作──他是工程師,在這行業開始變得熱門或賺錢之前─但他不能辭職。家中的境況,使得保險無法涵蓋所有的範圍,而我母親的醫生又一直強調,如果從私立醫院轉到公立醫院的話,她一個月內就會死掉。因此,我父親不只要繼續工作,而且還要盡可能加班,努力支付保險範圍以外的所有開銷。他花更多的時間與醫生見面,以及陪伴在無意識的妻子身旁,寸步不離的照顧她。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照顧七歲大的兒子,也沒有兄弟姊妹可以幫忙。因此,我被送到寄養家庭暫住。

如果你有年幼的孩子,你就知道他們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他們的判斷力有限,認為世界都是以他們為中心在旋轉,並將事情個人化。不管大人怎麼保證,在問題家庭長大的小孩常會認為,他們要為這些麻煩負責任。我也相信,母親會病重,我的家庭會支離破碎,而我得待在這麼可怕的地方,某種程度上來說,都是我的錯。我只是不知道,七歲的我所面對的罪惡感,有多少真的是我的責任。我不知道該如何靠自己解決這問題,而且我也找不到其他協助:我還太小,不能自己到醫院探視母親,每隔幾週才能見到父親,而父親也盡量避免與我談起相關的事情。我也沒有兄弟姊妹可以向我解釋這一切事情,而寄養家庭更不會告訴我什麼。

 發生在一個小孩身上最糟的兩件事情莫過於:發現最愛自己的人無法保護自己,以及,自己無法保護最愛的人。而我,兩者都有,而且無可避免、無法彌補,所以,我開始將自己與外界隔離。我徹底脫離人群,拒絕說話,也不再聽人說話。並且不再當寄養家庭的小孩。我開始變成寄養家庭的問題小孩。

 寄養家庭不喜歡麻煩,所以我被趕出去,但卻沒讓我的感覺好轉。我封閉得更徹底,被送到一個又一個的寄養家庭。當我進入第七個寄養家庭時,我已經有一個月不曾說話,或是正眼看過任何人,我就像人球一樣被丟來丟去。這個寄養家庭一度相當關心我,他們覺得自己可以做為我長期安全的庇護所,因為我的情況惡化速度有些迅速,這是沒有人能解釋的。他們立刻幫我預約各項必須自費的檢查項目,當檢查結果之一寄達時,它改變了我的生命,並教會了我的第一項核心價值。

 這是一項智商測驗結果,很弔詭的結果是──我落在天才的範圍。這對我而言不具任何意義,但顯然對我的寄養家庭很有意義。被擺在這裡,具有學習障礙困境的許多小孩當中,有一個他們能「變好」的小孩。

 我對此一無所知;我所知道的,就是當測試結果回來的那一天起,我開始獲得額外的認同與地位的鞏固。我固定被抓去參加聚會,並且被鼓勵「要說些有智慧的話」,來取悅這些員工或重要訪客。但我只是個典型的、什麼都不會的小孩,只是碰巧發現,有某種條件,可以讓我看起來好像我很聰明,我就能得到這麼多的特殊待遇,有時甚至還有巧克力棒可以拿。親愛的,我還要去工作。

渴望能活在聚光燈之下的我,不斷尋找來自成人智慧的可靠資源,並且宣稱是自己的東西。這就是我學習閱讀的方式,在寄養家庭的那幾年,我讀遍他們家中的每一本書──包括我不懂的書,而且,那之中也肯定沒有商業書籍。我選擇的是《醫師參考手冊》(Physician’s Desk Reference)這種百科全書,因為它包含最長的句子與最長的單字。我抄下關於肝臟疾病的部分罕見治療方式所引發可怕的副作用描述,並在背面劃上小動物的代碼,將紙張撕成一片片,拿給不同的人,要求他們為我讀出每一部份的內容。晚上,我再把這些紙片重組複習。隔天早上,我就可以很神氣,在眾人崇拜的眼光下,走進員工會議中,談論這些荒謬的資訊,拿到我的糖果,然後離開。

這些經驗讓我認為,智慧就是我的核心價值,並讓我學到,智慧肯定可以改善生活的品質。但對我而言,智慧從來就不是隨著智商高低而與生俱來的東西。這只是一個吸收獲得的過程:我相信如何變得聰明及保持聰明,都會改變一個人的智慧。

 於是,智慧幫助我重回現實,但卻沒有改變現況:我還是被困在寄養家庭裡。此時,我學到了我的第二項核心價值。

 一個小孩在他們世界裡,肯定沒有任何權力可言,也沒有能力去合理地影響事情。這種事情是會讓人或多或少發瘋,而小孩就以他們的方式,去尋求塑造並預測他們的世界。方法之一就是跟上帝打個複雜的交道,或是相信其他鬼神無所不能,可以跟他們交換條件。就像在與死神協商──「如果我幫你做這件事,你就要幫我做這個。」──聽起來也像:「如果我當個好小孩,把菜都吃光,我媽媽就會恢復健康,我的父母就會來把我帶離這可怕的地方。」

 我開始活在自己規劃的世界裡,並學到創意也是個價值選項。說明白一點,我學到創意可以拯救生活。對於無法解決的問題,它可以給你答案,只需你手邊既有的東西,不管你如何使用。

 最後,母親痊癒出院回家的這一天終於到來,就在那當下,我的家人建立了屬於自己優先重視的三件事情:(1)延續母親的生命,離開醫院;(2)讓我的父母重新在一起,因為有很多年的時間他們都沒有在一起;以及(3)我。聽起來很棒──只有三樣重要的事情,讓這張列表看起來很簡短──直到你意識到,這順序是「一、二、你」。我的家庭有自己的輕重緩急,而且,雖然他們很愛你,但在那一刻,我生活裡面戲劇化的一切,卻不是他們在意的其中一件事。也就在那當下,我發現了自己的第三個核心價值:如果我想被注意到的話,我就必須比一般小孩更有成就。

 我的第一個策略就是要盡全力製造麻煩。很成功──至少有一部份──而我的母親,藉由上學來補償失去的那幾年,她上學的時間比我還多。但很快我發現了反效果之後,我改變方向,應用相同的手段,讓自己從他人眼中的麻煩變成驕傲的對象。我高中沒畢業,但這項成就價值卻從此一直跟著我。它讓我更成功,但事情不是永遠這麼完美:每件事都必須不斷變大、變好、變快、且更具挑戰。

即使我已經個成人,有許多價值對我而言,還是相當重要。照顧我的家庭──以及我認為是家人的對象──都是神聖的機會;而且當一切受到威脅時,我也會刻意過度反應。我相當在意健康,保了十四種保險項目,一天服用三次十八種維他命,並將車庫改造為具有商業標準的健身房。我的母親被束縛於醫院的病床上,我的父親必須做他討厭的工作,因此,自由是一種動力;只要個人或整體環境的情況受到壓力,我幾乎都能很快做出反應。我見過沒有足夠經濟安全的結果,也絕對不會輕忽這一切。我認為誠信──尤其是信任度──是任何關係的基礎,並且驅動人人為此瘋狂,尤其是我自己。

 終究,這些價值意謂著保持的智慧、創意及成就。我不是說它們是對或錯,它們只是……就是它們。我不是說它們應該成為你的主要價值。這只是我個人的故事,而你的故事,在這裡才是最重要的。

如何做?

 (1)盡可能回到自己的生活 尋找真實經驗。認清造就每項價值的核心觀點。

 (2)尋找你做過的決定 是哪些決定,讓你發現需要價值,或意識到價值的存在?

 (3)不要恐慌

如果你無法在你首要價值的選擇中,輕易找到你生命中的真實經驗,這意謂著你對價值還沒有足夠的認識,也才無法立刻在行動與意圖間建立關聯。多找一下;這是一個健全的過程。如果在你的整個人生中,真的沒有任何一個真實經驗的存在,那也算是真實經驗。跟抵扣稅金的道理一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