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柏林愛樂歐洲音樂會

2009年柏林愛樂歐洲音樂會
EUROPA KONZERT 2009 (SCHUBERT/MARTUCCI/VERDI) – VIOLETTA URMANA/BERLIN PHILHARMONIC/MUTI
慕提 指揮
柏林愛樂
次女高音:鄔瑪娜
義大利那不勒斯聖卡羅劇院

143006

成立於1882年5月1日的柏林愛樂,在柏林圍牆拆除之前不久,以「歐洲音樂會」之名在具有歷史意義的歐洲城市演出,除了宣揚自由統一民主的歐洲概念之外,也紀念1882年5月1日柏林愛樂的「生日」。十幾年以來,歐洲音樂會已經與溫布尼音樂會並列為柏林愛樂的兩大招牌。
2009年柏林愛樂的生日,選擇在南歐的義大利那不勒斯的聖卡羅劇院裡度過。聖卡羅劇院可說是全球最古老的歌劇院,1737年11月4日為法國波旁王朝的查理王所建。這座歌劇院以音響效果優美聞名,自十七世紀便取代了威尼斯,成為義大利的歌劇中心,1816年至1849年間,所有的遊客和作曲家都把聖卡羅視為義大利最好的歌劇院,可說是歐洲古典藝術的代名詞。
這一天,柏林愛樂與睽違超過十五年的義大利指揮慕提在歐洲音樂會上再度合作,並且透過廣播與電視的轉播,與全世界共同慶生。慕提選擇威爾第的「命運之力」序曲揭開序幕、詮釋威爾第與華格納享譽樂壇的次女高音鄔瑪娜獻唱馬圖奇的追憶之歌,都在宣告慕提與柏林愛樂闊別重逢的重要意義。舒伯特的交響曲「偉大」象徵全新合作的開始,且對未來充滿希望與契機。慕提純煉精熟的指揮藝術,讓樂團保留揮灑的空間,激發柏林愛樂年輕的活力,整場音樂會在義大利最負盛名歌劇院的華麗建築與頂級樂團高超的音樂演奏下令所有的樂迷感到驚喜不已。
聖卡洛劇院(Teatro San Carlo)是義大利最大的歌劇院,也是全世界最好的歌劇院之一,坐落在王宮的一角,是一七三七年法國波旁王朝查理王所建,因為開幕當天是十一月四日,恰好是聖卡羅節,因此取名聖卡羅歌劇院。 一八一六年被火焚燬,後重新改建為新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物。 劇院的音響效果非常好,因此擁有一批音樂素養極高的歌劇迷,自十七世紀以來,它已取代了威尼斯,成為義大利的歌劇中心。 劇院外觀豪華,內部更是氣勢不凡,全部使用紅色天鵝絨和金色圖案:底層平面座位,上面是六層樓包廂,面對舞台、幢幕深垂的是總統包廂,共有三千個座位,僅次於米蘭的史卡拉歌劇院。

曲 目:
1.威爾第:「命運之力」序曲
Giuseppe Verdi: La forza del destino: Overture
2.馬圖奇:追憶之歌
Giuseppe Martucci: La canzone dei ricordi
3.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偉大」
Franz Schubert: Symphony in C major, D944 “Great”

1.威爾第:「命運之力」序曲
Giuseppe Verdi: La forza del destino: Overture
1861年6月,威爾第受俄國彼得堡王室劇場的囑託,為他們寫一部歌劇。 威爾第想起李梵斯公爵,曾以此為題材寫了以18世紀末期西班牙的舞台戲曲《唐•阿爾瓦羅的命運之力》,威爾第乘此機會,請弗蘭傑斯科寫成劇本,並與之共同從事工作,1862年8月完稿。1862年11月10日,於聖彼得堡皇家劇院首次公演,1863年2月27日《命運之力》在西班牙首演,演出時,原作者李梵斯公爵雖然年老體衰,仍親臨劇院觀賞,對作曲家表示了由衷的感激。1869年2月27日,改訂版的《命運之力》初次演出於米蘭拉斯卡拉劇院。 首演時由威爾第親自指揮,使聽眾如瘋似狂,轟動一時。
《命運之力》是威爾第附有完美、充實序曲的歌劇之一,而且是其中最通俗的名曲,經常單獨在音樂會上演奏。 這首序曲幾乎跳脫了從前的曲式,自由地驅使劇中的主題,暗示出整部戲劇的內容。首先銅管樂器強烈吹奏出快板,顯示出萊奧諾拉的命運之力。 之後,木管插入吹奏小快板的柔和優美主題旋律,這是阿爾瓦羅與唐卡羅在第四幕的二重唱。 接著樂隊弦樂器轉入行板,奏出第二幕萊奧諾拉的詠嘆調“仁慈的聖母”的主題曲後,樂隊速度變為急速板,使人聯想到戲劇性的命運之力。 在這一興奮過去後,單簧管吹奏出華麗快板。 這是取之於第二幕,萊奧諾拉與瓜爾迪亞諾二重唱的主題旋律。 不久又以銅管為主,吹奏修道院莊嚴的音樂,最後以強有力又充溢悲劇性的樂調結束。此歌劇的序曲是威爾第的代表作之一。

2.馬圖奇:追憶之歌
Giuseppe Martucci: La canzone dei ricordi
朱塞佩•馬圖奇(Giuseppe Martucci,1856年1月6日-1909年6月1日),義大利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音樂教育家。他的父親是一位小號手,馬圖奇自幼學習鋼琴,後進入那不勒斯音樂學院學習,畢業後留校任教,並從事演奏,指揮和作曲。他是當時義大利作曲家中罕見的不寫作歌劇而以器樂作品為主要創作對象的人。其作品風格受到布拉姆斯的影響很大,同時又結合了李斯特式的輝煌技巧,演出效果好,但風格略顯保守。他的音樂活動為20世紀義大利器樂音樂的復興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受到托斯卡尼尼和馬利皮耶羅等人的讚譽,後者並認為馬圖奇的第二交響曲堪稱義大利非歌劇音樂復興的開端,可說是義大利非歌劇音樂的文藝復興推手。
這首作品編號68的追憶之歌是馬圖奇1886年當馬勒的旅人之歌完成後,他就開始構思,1887年才完成,採用了義大利詩人裴格雷( Rocco Emanuele Pagliara (1856-1914) 的詩詞,當初是為次女高音與鋼琴作曲,1898年改編為次女高音與管弦樂的作品,此曲有別於一般傳統的民謠,開創了義大利的藝術歌曲創作的領域,特別值得紀念。

3.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偉大」
Franz Schubert: Symphony in C major, D944 “Great”
舒伯特無疑是古典音樂史上最多產的音樂家,在短短的三十一年裡他寫了為數近千的作品,其中包括彌撒曲、歌劇、鋼琴曲、交響曲以及聯篇歌曲集等。雖然舒伯特廣受後人推崇的是藝術歌曲,然而他卻一直很想在大型曲目上有一番做為。
1827年貝多芬的葬禮出殯隊伍中,舒伯特滿臉淚水的尾隨其後,送這位樂壇巨人最後一段路。也許看到死亡行列的舒伯特內心已經有了預感,自知即將不久於人世,因此想要以有限的時間發揮自己無限的創作可能。舒伯特對貝多芬晚期這些宏大的作品深表敬意,不過卻也非常希望可以創作出媲美甚至超越貝多芬的佳作。1825年時,舒伯特已經著手於「偉大」交響曲的創作,1826年夏天完成,由於樂曲結構龐大(這也是標題《偉大》的由來),所以完成後維也納愛樂之友協會拒絕為這部作品首演。舒伯特逝世十年後,舒曼在拜訪舒伯特哥哥的同時發現這部作品的總譜,驚喜交加的舒曼建議舒伯特的哥哥把它送到萊比錫給孟德爾頌。舒伯特在他死後10 年,這部作品於1839年3月21日由孟德爾頌指揮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首演。這部作品有著大自然般的神祕色彩與青春活力,舒曼曾經讚嘆道:「這真是一首通往天國的交響曲,充滿了美麗的浪漫精神!不熟悉這部作品的人,等於不明白舒伯特真正的面目。
這首「偉大」交響曲四個樂章的表情與速度的標示分別為「從容的行板」、「流暢的行板」、「詼諧曲(活潑的快板)」以及「活潑的快板」,全曲古典模式中帶有知性,曲調高尚壯麗而抒情,也展現了舒伯特充沛的生命力。這首在完成之後被塵封多年的晚期作品,規模宏大,曲調優美,舒伯特並且有意透過這首交響曲向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致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