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X機場

 
2000年 8月,台北,忠孝東路,溫度35度。

像平常一樣繁忙的一天,這樣悶熱的天氣常常讓我想起L.A的太陽。

在公司的長廊裡遇到女同事Heidi,她急急忙忙的跑到我身旁說:

「Taylor,待會Carol會過來公司拿東西給我,你不想見她,對吧!」

我手中拿著一些資料正準備要去開會,聽到這個名字,心中不禁一陣觸動。

是她,那個盤旋在心中,常常想到會難過的人…….

「她…她不是在L.A嗎?」

「她前幾天剛回來的!」

「喔!」我的心又再次的糾結

我停了30秒的思緒,拉回現實,走進會議室,看著講台前的白板,眼前又泛起一陣模糊……

————————————————————————————-

2000年,3月,台北,安和路Coffee inn,一個朋友的聚會中認識了妳。

妳坐在桌子的那一邊,跟妳的朋友聊天,感覺的出來妳是一個活潑的女孩,不過
妳只是回來台灣短暫的一個星期,妳就得回L.A去唸書。

幾次深夜的長談,知道了一些彼此的過去,我知道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

妳聰明、反應快、喜歡唸書,懂得打扮自己,才20出頭就燒得一手好菜,現在又在美國唸書,可以說人生一切的美好都在你身上。

而我呢?生命已經燃燒了35年,談了幾次無疾而終的戀愛,既不愛那些教條似的理論,又不愛多說話,超乎冷靜的心靈像是一個平靜的湖泊,我沒有那麼多的家庭溫暖,只有一顆不羈而又隨興的心,我熱愛著音樂與藝術,卻深受社會現實的影響,賺錢、生活成了規律的教條,我們兩人像是不同國度的平民。

我們適合嗎?我們有可能嗎?

這些問題我得不到答案,只清楚好像我們的距離比台北到L.A這13000公里的哩程還遠,只清楚妳的眼神常在我夢裡出現。

但我有種想靠近妳的意識,猜想這樣有沒有可能拉近我們的距離呢?

4月,台北,一個星期天的深夜,在機場送妳坐上往L.A的班機,妳輕輕的揮手,我看著妳的背影消失在登機門後。

這些日子以來,心中總是掛念著妳。

從來不知道想念一個人心中矛盾的滋味,雖然心中有很多疑問,但我想得到答案。

追求這個答案趨使著我的腳步,摧促著我的思緒。

我想有趟遠行,遠行到L.A,但我知道人們口中的L.A即使風景再美也比不上妳淺淺的笑容…

6月,台北的某一天,我總算登上了往L.A的班機,只為了想見妳一面。

狹小的機艙裡,我蜷伏在機位上,乾燥的空氣,讓我的呼吸極不順暢。
看著手錶,10幾個小時的飛行總算就要到達目的地。

耳機裡傳來機長的聲音:「各位旅客,我們現在正在太平洋上空12000英尺的地方,還有30分鐘即將降落洛杉磯LAX機場,當地的氣溫28度,時間是晚上七點…..」。

我調整了僵硬的雙腳,揉揉惺忪的雙眼,打開背包裡你曾寄來的信箋,反覆的唸著妳寫過的一字一句:

「謝謝你讓我的生命懂得去愛,想你讓我不能呼吸,真希望可以馬上見到你….」

還有一封信是妳細心的將英國女歌手”Dido”的歌曲”Thank You”中的歌詞抄下來給我。

這是一封封從L.A寄來的信,這些信飛越萬哩,從妳的手到達我的手,這份溫暖和真心常常讓我感動,我相信這份感動,因為生命中值得珍惜的感動不多,我一直抱著這種信念活著,手中不自覺的握著這些信…

「Is it the latter from your girlfriend?」旁邊一位金髮的女孩這樣問我。
「Yes, maybe」我帶著微笑淺淺的回答。

「oh, so good!」金髮女孩臉上洋溢著笑容。

「Yeah,You have to see this big city!」金髮女孩打開了窗戶。

金髮女孩讓我坐到了窗邊。

隔著厚厚的玻璃,窗外正好是白晝和黑夜交替的L.A,飛機緩緩的下降,夜晚悄悄的來臨,我看著一條條寬敞的馬路,跟擁擠的台北截然不同,高聳的建築,帶著有點混濁的空氣,這是個充滿著現代與人文的城市。

「L.A,我終於來了!」我在心裡無聲的吶喊。

金髮女孩拼命的介紹L.A的風景勝地給我,希望我第一次來 L.A能好好的玩。
「Hollywood、Las Vegas、Universal studios、San Diego…..」她指著旅遊指南告訴我,她真是個熱心的外國人,我想。

我滿腦子卻想像著妳在這裡生活的情形,你走過的路,你去過的店鋪。

趁著夜色,飛機緩緩的降落在LAX機場的跑道上。

我們約好妳會在機場的出口等我。

我提著行李走過蜿蜒的機場走道,心裡在倒數見到妳的時刻,2個月沒見了,不知道妳是否還有當初的心情呢?

走出了出口,一張張陌生的臉龐映入眼簾,妳在那裡?

我隨著人群走到出口,看不見妳,心裡拼湊著妳的模樣,我在一些來往送迎的人群之中尋找妳熟悉的背影,我走到公路上,感覺L.A的夜竟有點冷,公路上排滿了接送的車子,妳會來嗎?我開始問自己。

我站在LAX機場的出口處,時針告訴我過了一個小時,心中想像著幾千幾百種可能,眼中盡是一對對情人相聚的擁抱,親吻,或是一家人團聚的闔樂畫面。

我的影子開始有點孤單。

過了很久,妳在人群中帶著慌張的表情出現在我的面前,一襲白色輕便的洋裝,腳上踩著 Skechers的新款布鞋,妳的面容依舊美麗,白晰的臉上有著素淡的妝,但空洞的眼神卻讓我心寒,這不是我飛越了半個地球所想見到的眼神,我感覺眼前的妳只是一個陌生人。

我們不像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只有一種凝固的空氣,這距離讓我不堪一擊。

妳走到我面前,手中搖晃著一串汽車鑰匙。

「L.A的交通好塞,你沒等多久吧!」妳淡淡的說。

「嗯,還好!」我心中在思索著兩人的距離。

「走吧,我的車在外面,我載我同學Jessica來的。」

2個月不見的妳,再次相逢,只有短短的幾句話。

我提著行李,走在妳的背後,坐上了妳的車,L.A有點冷。

就這樣離開了LAX機場。

我跟你的同學Jessica打了招呼,Jessica現在正在加拿大念書,她剛訂婚,趁著暑假到L.A找妳玩。

「Hi, Taylor, Carol有跟我們提過你。」Jessica親切的說。

「喔!」我看一看妳,妳的眼神凝視前方的馬路,專心開車,沒有看我。

我不知道妳跟妳的同學說了我什麼,我雖然想問,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L.A,晚上9點30分,車子開上405公路往西走,沿路形形色色的風景,我無心瀏覽,音響裡傳來濃重的美語口音,一路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看著妳跟妳的同學Jessica有說有笑,我似乎溶不進你的世界。

我搖下車窗,試著讓L.A的冷風給我一點清醒的勇氣,看著星空,窗外的月亮緊緊的跟著我。

「坐那麼久的飛機,很累喔!」Jessica這樣問我。

「還好!」我該怎麼說。

其實我最累的不是長途飛行。
而是在LAX機場,一看到妳的時候,你那雙冷冽的眼睛。

車子駛進郊區的San Mario住宅區,停在一棟房子前。

”Old Tree Street 550”
房子旁細細的字體,這地址和妳寄來的信相同。

推開房門,還有其他幾位妳的同學在客廳裡聊天,我笑了一下,和她們打了聲招呼,她們似乎知道我是誰,朝我笑了一下。

走進妳的房間,看見妳的書桌,課本、紙、筆散亂在妳的桌上。

妳跑進跑出的跟妳的同學聊天,我站在房間裡,燈光有點昏黃,角落邊有我從台北寄來的包裹,還有上次妳回台北陪妳去買的幾本書。

「妳是在這裡寫信給我的嗎?」趁妳跑進房間,我指著書桌問妳。

「是啊!」妳輕輕的回答,回頭又去跟同學聊天。

我走近書桌,想像妳寫那些信深情的樣子,妳的表情,你的心情。

「妳是在這裡用ICQ跟我聊天的嗎?」我指著書桌前的電腦。

「是啊!」妳還是一樣跑進跑出的。

我撫摸著電腦前的鍵盤,想像著妳在這裡打字的情形,鍵盤上有妳的指紋,還有妳僅有的感情。

但我無法靜靜的看妳,我感覺不到妳。

另一個我開始懷疑自己來這裡的原因跟理由。

「對了,我要你從台灣帶來的糖果呢?」妳停在我的面前問我。

我飛越了整個太平洋來見妳,妳最先要的只是我行李中的糖果?

我低頭不語,從行李中拿出了妳交代的糖果,妳拿了糖果興奮的跑出去給你的同學,跟妳的同學閒聊,只留我一個人在房裡。

我看到行李中那個特別為妳準備的禮物,那是一條帶有碎鑽的心型項鍊,雖然不貴,卻是我跑了好幾條街買來的,外表則是我用綠色的紋雲紙所細細包裝起來。

「這是給妳的禮物,這趟L.A之行要麻煩妳的地方很多。」
我拿出了禮物交給妳,帶著靦腆的笑容。

「喔!」妳接過禮物,坐在書桌前,把禮物拆開,拿出了那條碎鑽的心型項鍊,看了一下,臉上露出淺淺的笑。

妳把項鍊掛在脖子上,照了一下鏡子,又走出了房間,繼續跟妳的朋友聊天,炫耀妳脖子上的項鍊。

妳的眼裡,沒有看見我的影子,只看見那條項鍊。

晚上11點,我在郊區的Pasadena,將行李放在連鎖飯店Remada inn裡,妳看了看房間,交代了一些事情就走出了房間,我看著妳開著車離開了我。

這是第一個在L.A的夜,我們沒說什麼。

我走出連鎖飯店,佇立在L.A的街上。

對面SUBWAY漢堡店的招牌閃閃爍爍,街上很冷清,路燈不亮,幾台車子拖曳著遠光燈疾駛過我的身邊。

乾燥的空氣,伴隨著星空及一顆慢慢碎裂的心,走在路上。

回到房裡,躺在床上卻不能入睡,是時差吧,我想。

打開隨身聽的開關,讓Andre Gagnon的”L’amour rêvé”鋼琴聲,和房間裡泛黃的天花板,陪我一整個異國的夜…..

隔天,我在豔陽之中醒來,聞名的加州L.A太陽果然炙熱。

中午12點半,Pasadena的泰式餐館,我坐在妳的對面,妳的同學Jessica在妳旁邊跟妳有說有笑,Jessica聊起她的未婚夫,她拿出他們的照片給我看,我看到Jessica的眼中閃過一抹幸福的笑容。

「Taylor,我未婚夫跟你一樣是天蠍座的,不過很奇怪,他不像你,你完全不限制Carol,總是希望她快樂就好,我未婚夫連我穿什麼衣服都有意見!」Jessica這麼說。

「喔!」我抿了嘴,笑了笑沒說什麼,突然對她的話有點感觸。

「自從我跟他在一起後,我變了很多,我不再像以前那樣任性,慢慢懂得體諒他…」Jessica邊說邊把照片小心翼翼的放進皮夾裡。

我想起妳出國前給我的照片,它一直靜靜的躺在我的皮夾裡。

「也許愛情會讓人改變吧!」我輕輕的說。

妳沒加入話題,只是低著頭喝妳的椰子汁。

下午3點,UCLA的校園裡,妳回學校找教授聊聊,我走在校園裡,看著花草樹木,想像妳在這裡上課的樣子。

記得有一次從台北打長途電話給妳,妳剛到學校,妳拿著手機跟我聊天,我們聊到妳走進教室,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錢。

UCLA活動中心的Coffee shop,妳把我從台北帶來的糖果送給教授。

常聽妳說的教授Elizabeth就坐在我的身邊,她看起來非常和靄可親,妳曾說過,妳最常跟Elizabeth聊心事,她跟妳就像姐妹一般。

妳提過她喜歡歌劇,我曾經從台北寄上一片我製作的歌劇”Madama butterfly蝴蝶夫人”的 DVD給她。

她拿出一張”洛杉磯文化中心”的DM,上面有”男高音Domingo”的編導歌劇演出表,我看著DM和Elizabeth聊起了歌劇。

「Taylor, thank you for your DVD,I like ”Madama butterfly”」 Elizabeth笑著對我說,一邊把DM上的演出表時間抄給我,希望我也可以去看看。

「I like ”Tosca托斯卡”。」我笑著說。

「其實這兩部都是”普契尼”的作品,只是最後的結局都一樣,女主角都香消玉殞,選擇為一份生命中的摯愛,犧牲了生命,無論是音樂或劇情都讓人非常感動。」我輕輕的說。

「Carol, He is a nice guy!」Elizabeth聽我說完,指著我,笑笑的對妳這麼說。

我看了妳一眼,妳沒說話。

我心中想著,也許那些信中的話,是妳在極端沮喪所寫出來的吧!

這時,上課的鐘聲響起。

「I have to go, Taylor, Wish you have a goodtime in L.A!」
Elizabeth離開了位置,我握著她的手,看著她離去的身影。

我在想:不知道妳跟她聊過什麼。

那一晚,我又失眠,還是時差的錯吧,我想。

打開隨身聽的開關,讓”Andre Gagnon”的”R’esonance”鋼琴聲陪著我,一直到快天亮我才入睡…..

35度的高溫下,我和妳坐上了往The Getey Art Center的小列車,這是個名聞世界的藝術博物館,旅遊指南上說館內蘊藏了許多名畫,它座落在山上,遊客要參觀,都需搭乘這種小列車上山。

妳笑著說:「這很像台北的木柵捷運。」

是啊,我也這麼想。

小列車緩緩的駛上山,延路除了山林奇景之外,窗外也漸漸的看到L.A的街景,從高空看下,一條條寬闊的馬路上,來往的車輛行行走走,遠處的高級住宅區,似乎是許多美國名人的住家。

在小列車的最後一節車廂裡,我們擠在許多的人群之中,我跟妳的距離不到30公分,但我卻不知道要跟妳說什麼,兩人之間靜默的可怕。

人群中參雜著各種不同的語言,在這樣的國家裡,彷彿還聽得到有人在說國語,是前方那對情侶吧!

列車緩緩的到達藝術中心,走出車廂,一棟融合古典與現代的白色建築佔據了我的眼睛,太陽很大,溫度很高。

藝術中心的前方有許多人正在佈置會場,彷彿是為了晚上的活動,一位黑人向我打了聲招呼,歡迎我的到來,我輕輕的點頭微笑。

我們在路邊的Coffee Shop買了冰latte,在藝術中心的入口處坐下,這是一個高樓的陽台,右邊是一個欄杆,倚著欄杆,可以鳥瞰整個L.A,這是個陰涼的地方,難得曬不到太陽,高樓風徐徐的吹來,我的思緒正在享受難得的舒適。

「Taylor,我有一些話想說…」妳先開啟了話題。

「嗯…」我看了一下妳,妳的眼神有點無奈。

「你知道我的課業很重嗎?居然還要煩你來美國的事,你這樣擔誤到我交報告的時間,跟我考試的成績,你知道嗎?」

「嗯,如果擔誤到妳,我很抱歉。」

我沒說我的工作也很忙,差點請不了假,在出發前,工作還出了很大的紕漏,但為了要見妳,我還是來了,這些我該怎麼說?

隔著背包,彷彿還摸得到妳的信。

「你都35歲了,怎麼還是這樣,你的工作做了那麼久,得到什麼,現在呢?你只唸那麼一點點書,誰要升你?如果有一個碩士跟你是同樣的工作經歷,你想有缺老板會升誰?」妳很激動的說。

我靜靜的聽妳把話講完,想想自己過去10幾年的歲月,為了生活,我看過骯髒的人生,也看到人性貪婪的一面,我得賺錢,這個信念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8年前,我決心去做我喜歡的音樂事業,這是一份工作,也許我沒唸什麼書,但卻有老板願意用我,讓我發揮,我的過去妳不瞭解,我的現在妳不喜歡,那我的未來呢?

我手中的那杯冰Latte傳來冰塊融化的水滴,慢慢的順著杯緣滑到我的手心。

「算了算了,隨便你啦,你快樂就好!我不想管你了!」
妳看我不回答,無奈的攤開雙手說。

妳的表情狠狠的結束了話題,兩人又開始靜默。

妳的眼神越來越遠,我只看見妳纖纖的小手握著吸管,在咖啡杯裡搖晃著融化的冰塊,淺紅色的口紅淡淡的在妳的唇上。

我走向欄杆,看著L.A的街景,我知道,那個在2個月前徹夜長聊的妳,那個在信中渴望一份真愛的妳,已經完全消失了,妳說的一切都沒有錯,我在抱什麼期待?

我走進藝術中心,順著樓梯,走向油畫館,館裡的畫作栩栩如生,大約都是17、18世紀的歐洲人物像,油彩鮮豔,光影動人,我在畫前佇足良久,粗心的我竟忘了記畫家及作品名稱。

「你看吧,我上次來過了!」
妳說著就坐在椅子上,看樣子妳真的沒興趣。

我想起高中的時候,有一年的素描課,我拿到全班最高分,因為那個成績,居然沖掉了我前一堂物理考不及格的沮喪。

「走吧!」

我跟你走出了油畫館,一樓展出的是德國名家的攝影展。

妳看了一眼,就走了,我跟著妳的腳步,走向花園,跟著人群,繞了幾圈,就離開了The Getey Art Center。

我回頭看著白色的藝術中心,腦袋裡想著妳剛剛說過的話,一腳踏上了回程的列車。

接近夕陽的時候,到了Santa Monica。

從旅遊指南看來,這是一個極負盛名的海灘勝地。

只見到海灘上矗立的摩天輪,閃閃的霓紅燈照亮了海灘,遠方人群很多,距離海灘不遠的第3街及第4街,被圍起來當做是shopping購物的地方,感覺有點像台北的西門町。

妳說,多年前,妳曾來過這裡,妳選了一間曾來過的義大利餐廳,坐在露天的走道上吃飯,感覺很像是在國內看到的旅遊節目中的情景,我的周圍都坐滿了外國人,妳坐在圓桌的那方,waiter端上了香味四溢的義大利菜。

「可以告訴我,妳想要什麼樣的感情嗎?」不知道那來的勇氣,居然想和妳談這個問題。

「你不覺得這樣的氣氛,談這個問題太嚴肅了嗎?」妳用叉子捲起spaghetti大口的放入口中。

我知道我不該問,也不該多想,可能我還在我們之間尋找一種可能,而這種可能只是一個泡沫,我只是不忍心戳破它,不忍心卻讓我自己變得更沉默。

而妳就像個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的離我越來越遠,只剩下我的眷戀還在原地打轉。

晚上9點半,Santa Monica 的夜,街上表演的人很多,遊客也很多,我在人
群中遊走,旁邊的妳看來依舊陌生。

就這麼慢慢的走著,腳步有點重,走到一個紅燈下。

綠燈了,迎面走來一些黑頭髮黃皮膚的亞洲人,忽然很想在人群之中找到一個熟悉的面孔,即使只是一個曾見過一面的人,都會讓我心情好一點。

這個夜裡,仍然不習慣時差,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腦袋裡卻都是妳的身影,就這樣過了一夜。

另一天,我又在灼熱的陽光中矇朧的醒來。

妳在20分鐘後,穿著輕便的Levis牛仔褲,搭上一件水藍色的T-shirt出現在我的面前。

今天的目的地是San Diego,這是一個風景勝地,有著名的舊城、海灘、學校、海洋公園、動物園…等,離我住的Pasadena要開車2個半小時。

妳開上Free way,我坐在車子的前座,冷氣不冷,空氣很悶,妳很專心的開車,眼神很少看我,我們還是沉默不語。

太陽始終緊緊的跟著我,我被陽光曬的有點頭暈,不知道該開啟什麼樣的話題,我隔著汽車的前檔玻璃碎碎的看著沿路的風景,妳的車速很快,時速表指針越高,我的心情越亂。

San Diego的 Sea World海洋世界,是一個非常有名的海洋動物遊樂區,雖然門票要40元美金,不過園內的確很大,每一區都有許多海洋動物的表演,妳還是像個陌生人,走在我的旁邊,我只有撇開煩悶的心情,暫時的欣賞表演。

看過海豚、海獅、海豹、企鵝、北極熊後,走進了殺人鯨” SHAMU”的表演區,聽別的遊客說” SHAMU”是這裡的殺人鯨明星,很愛表演,我們選了前方的位置以便能清楚的看表演,旁邊坐了一家人,兩個金髮小孩手上拿滿了爆米花。

整個表演就像一場秀一樣,非常精彩,最後,SHAMU游到了水池邊,用牠的尾鰭用力的把水滑向觀眾,前排的觀眾蒼皇的跑開,但是還是很多人淋濕了,我趕緊站在妳的前方,替妳擋住了一些水,我們匆匆的跑到後面的座位,旁邊的小孩子身上也全濕了,她的手上還緊抓著那包爆米花,小孩子沒有哭,SHAMU則還在繼續的玩牠的水,觀眾驚叫和鼓掌聲不斷,但我的背卻全濕了。

晚上,在SAN DIEGO的 B&B 小飯店裡,空間很小,兩人沒聊什麼,我睡在客廳的沙發,妳睡在臥房的雙人床,兩人之間,緊閉著一道門。

半夜,我翻來覆去仍無法入睡,擔心妳在門的那端是否睡得安穩。

我輕輕的推開了那扇門,妳睡得甜蜜而安穩,輕輕地幫妳把手拉回棉被裡,靜靜的在角落裡看著妳沉睡的臉龐。

不敢相信清醒的妳竟是如此冷淡,輕輕的在妳臉上灑下了一個吻,這也許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接近妳的時刻了,妳翻了身,繼續沉睡。

我轉了身,關上門,離開了妳的房間,回到客廳的沙發上,望著天花板和桌上的時鐘發呆。

天亮了,我決定打電話給航空公司,我想詢問我的回程機位是否可以提前,時間雖然很早,但航空公司仍然熱心的為我安排,很可惜回程的機位無法提前。

我想早點回台北,我決定讓妳自由的飛,飛離我的世界,而我也應該回到我的世界。

中午,天氣依舊很熱,妳說妳今天很忙,想回家寫報告,回到了妳家San Mario。

妳進書房看書,留我一的人坐在客廳沙發上。

妳拿了一本朱少麟的「傷心咖啡館」給我,我想了一下,接過書,慢慢的看。

室內的空氣很悶,我低頭看著書,慢慢溶入劇情,書中描述台北市街道的風景,都讓我更加想念台北-我的世界。

妳在書房待了一會,換上一襲藍白的洋裝,走到客廳,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

妳細邊的眼鏡,襯托出一張嬌柔的臉,如月般的眉尖,輕輕的劃過妳晶瑩的眼。

我猜不透妳美麗的外表下,下一句話想說什麼。

「你是不是有話要說?」妳突然問我這句話。

「嗯~」我在心裡暗付著該怎麼說。

「那,你不說我說。」妳的表情很認真。

「關於我們之間,我跟我媽媽聊過,我自己也想過,答案是否定的!」

「嗯~妳的答案,我在LAX機場第一眼見到妳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
我看著妳的眼睛,思索著妳的心情。

「啊,你太敏感了啦!」妳說。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來嗎?」我突然很想說一些話。

也許你看出我的認真,第一次眼神靜靜的看著我。

「也許你想來看我,但我們之間已經結束了!」妳說的很輕鬆。

「我飛了大半個地球,是因為我想找那一個當初讓我感動的女孩,那個在信裡寫的”我想你想的不能呼吸,真希望馬上可以見到你”的人,那個在電話裡無話不談的女孩,因為這樣,所以我來,我只想知道我們之間的距離,有沒有可能拉近,還是我們之間只能距離這麼遠。」我一次說出了心裡的話。

不知道妳是難過還是打哈欠,妳聽我說完,眼神有點紅暈。

「我們之間從來沒開始過,又哪來的結束呢?」妳還是說的很輕鬆。

「我想找一種可能,是否我們之間的種子,有可能會發芽,所以我來。」
我很認真的說。

妳沒再說話,兩人之間又再沉默,我知道答案。

我吃力的把書看完,妳已經睡在沙發上了,我脫下身上的襯衫,輕輕的蓋在妳身上,看著妳的臉,就這樣過了一下午。

最後一天在L.A的日子終於到來,登機時間是明天凌晨的1點鐘。

中午,我check out 連鎖飯店,打包好我的行李,回頭看了一下三層樓的飯店建築,坐上了妳的車。

妳想帶我去一些有名的海灘看看,而我心裡卻只想快點回到台北。

延著海岸線,車開到了”Redondo Beach”,這是個非常美麗的海灘。

海灘整個就在城市的旁邊,海岸線延伸到視野的那一邊,天空,海鷗悠閒的飛,海浪,緩緩的沖上沙岸,海上衝浪、玩水的人很多,沙灘上,很多人在打排球,整個畫面感覺上好像是國外風景節目的畫面。

我愛看海,但此刻心情卻捷然不同。

我在海灘上看著大海說:「妳覺得一個人來國外唸書,她會變嗎?」

妳看著大海,頑皮的說:「不會啊,像我就沒變!」

兩人沒再多說,空氣回到寧靜的氣氛。

晚上,吃完晚飯後,我走出餐館,最後一次抬頭看著L.A的星空。

滿天的星星,月亮還是掛在天邊,照出暈黃的燈光,以前常常在台北的夜裡,我希望星星能夠傳達我的思念,傳給遠方的妳,隔著不同的地方,但願都能看到相同的星空。

車開上405公路往東,跟來的路剛好相反,沿路的風景依舊。

這幾天就像浮光掠影般的映照在車窗上,妳的每一個表情,妳的每一個動作、眼神,都在我的記憶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我沒有後悔來L.A,因為我已經得到了答案。

晚上12點, LAX機場,人很多,我在人群之中完成登機的手續。

我們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我的心裡很矛盾,一方面希望時間快點,我可以早點離開,令一方面,我又害怕我即將離妳而去,忽然有種離愁湧上心頭,很難過。

「Carol,謝謝妳這幾天的照顧,真是麻煩妳了。」
我在離別的倒數時刻裡,說出了一些話。

「你那麼老遠來一趟,當然應該照顧你的。」妳淺淺的說。

我打開隨身的包包,想拿出那些信,告訴妳我當初來這裡的心情,可是拉開包包拉鏈的手卻又停住。

12點20分,妳看了看手錶。

「該登機了吧!」妳無奈的催促。

「嗯!」我背起包包,拿著機票,走向2號登機門。

在登機門口,我停下腳步。

「拜拜!」,我回頭向妳告別,我沒有揮手,妳的眼神還是那麼冷淡。

我走進登機門,我沒有回頭,因為分離,眼淚已經湧出了眼眶,我不想讓妳看到我濡濕的眼睛,只好一直向前走,沒有回頭….

我不知道身後的妳怎麼樣,應該很快就走了吧!

在黑夜中,飛機拉高了機翼升空,我離開了傷心的LAX機場。

凌晨6點30分,飛機降落在台北,我走出機場,一道台北的曙光溫暖了我冷酷的心。

我開車走上北2高,慢慢想起台北的街道,回我的家。

我的家依舊溫暖如昔,推開門,一種親切的感覺包圍了我,雖然我是一個人住,花園裡的花草因為我的出國,有些已經乾枯。

星期一早上10點,我帶著笑容,準時的出現在公司。

同事們紛紛圍過來問我L.A之行如何,好不好玩 …

我笑著沒多說,一頭就埋進未完成的工作中,一天又一天。

時間沒有為我停留什麼,只留下回憶,和臉上的淚痕。
————————————————————————————-
「今天的會就開到這裡。」

公司會議室的白板上慢慢浮現許多藍色的字,經理輕輕的放下白板筆。

我低頭拭開臉頰上的淚,我桌上的資料一頁也沒翻開,跟著同事走出會議室,同事以為我是因為工作壓力大而怪怪的,我沒說,只是繼續工作。

別的部門一位女同事Jane拿著旅遊資料跑到我身邊。

「Taylor,你剛去過L.A喔,我跟我男友下個月要去玩,告訴我什麼地方好玩,好嗎?」
Jane翻開旅遊書,一頁一頁的翻給我看,興奮的指著照片問我。

旅遊書裡的地方,有很多是我跟妳曾經去過的地方,妳的影子又再次的浮上我心裡。

「嗯…這裡風景不錯,這裡很漂亮….」我指著旅遊書告訴Jane。

「這是LAX機場喔,聽說機場很大,很漂亮喔……」Jane指著旅遊書問我。

書上正是一張LAX機場的照片,照片中,照出人很多在排隊候機的情形,照片的右下角,2號登機門隱約可見。

「LAX機場…..」我的聲音有點哽咽………….

Heidi也走過來。.

「Taylor,剛剛Carol來過了,她拿完東西剛剛才走。」

「喔!」我沒說什麼,腳步卻走向電梯門口。

「叮~」我只聽見電梯到達樓層的聲音。

我看見妳熟悉的身影走進電梯,我在電梯門外,妳沒有看到我。

妳按下按鈕,突然看見我,但電梯門已經迅速的關上。

門關上的速度很慢,但我們都沒有阻止它的動作。

妳下了樓,我還站在電梯門外。

「叮~」電梯下了樓。

我走回辦公室,我的視線慢慢的模糊…………

LAX機場 有 “ 2 則迴響 ”

  1. 嗨~~我的朋友~~很棒的分享~~有很捨不得你的故事~~或許我們都是寡言沉默的人~~很感動你的故事
    我未嘗不是~遇上這樣的事~~或許~~你更內斂~~堅持自己的想法~~沒錯~~但有些事~~我們這樣個性的人~~
     
    永遠不會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